那年花开

书籍类型: 
题材风格: 
摘要: 

  缘分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。二十年前,我们有缘成为同窗好友;二十年后,我的同窗好友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“隐居”的我。虽然我们中间有二十年是空白的,但真正的友谊绝对经得起时间的考验!

  我努力要找回这丢失的二十年,于是展开了幻想之旅。在幻想之中,我回到了二十年前花开的地方,然后静静的等着你来找到我。

第1章 浮云歇脚处



  想与云,来一次无目标的旅行;我会记得带上酒,把云灌醉才罢休。



第1节 天堂里的希望



  2015年11月24日,星期二;深夜。
我坐在市人民医院内科楼5楼的走廊的沙发上,31号病房就在我的眼前,透过门上的玻璃,我可以看到病房里微弱的灯光以及一些绝望的灵魂。
走廊里的灯早就熄灭了。时已初冬,夜渐深冻。
我用力的缩了缩身子,然后将身体努力往沙发里靠。那是已经投放了很是久远的铁皮沙发,无论我如何的体温去体贴,依然没法子改变它阴冷的本性!
走廊里不止我一个人。在我的旁边,就倦睡着一个青年女子。说她是倦睡,是因为她真的是睡着了!但她并没有躺着,而是端坐在沙发上,然后屈起两条腿,用手抱住,然后将头埋于膝盖上。就这么的便睡着了!
我不敢惊忧着她,小心的往病房里张望。病房里,老爸已经睡熟,连续反复发烧了3天,今天下午终于将病情控制住了!嗯,快要换药瓶了。我小心的站起来,古老的铁皮沙发随着我的起身,轻快的“吱吱” 地笑了几声,把那个原本倦睡的女子叫醒了。
她似乎颤抖了下,猛然抬头,见是我后好象心安了不少。我歉意的望着她,小声说:“抱歉,吵醒你了!”
她松开抱着腿的双手,用右手抓住椅靠,然后双脚伸下地,慢慢的站起来。只见她用左手捏着自己脖子背,脑袋转动了几下,才松开抓住椅靠的右手,这时,她的身体才完全站稳了。
她望了望我,说:“没事,是我烂睡,让你见笑了!”我微笑了一下,黑暗中也许她看不清楚,但我知道自己笑了;“你说话的声音真好听!”我说完朝病房里的老爸指了指。她马上意会:“嗯,叫护士来换就行。”
我推开门走进病房,按下了病床上的唤铃,护士很快便过来了,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医生。
这医生姓王,是第二个接手老爸的医生。护士换好吊瓶,王医生检查了一遍之后,示意我跟着去值班室。
值班室里少了白天的繁忙,只有两个护士在整理文件,王医生指着椅子让我坐:“嗯!病情已经控制住了,输完这瓶,你就可以去睡觉了。”我笑了笑,说:“睡不睡没关系,只要老爸他少受苦就好了。”我顿了顿接着说:“王医生,你看这么典型的恙虫病,为什么要到今天才控制得住?还一上来就用地塞米松,那医生是怎么当的?他不知道地塞米松的用药规定?”
王医生神色一正说:“这医院有医院的规定,医生有医生的难处。无论怎么用药,医生也是为了病人!这个你体谅一下。关于你父亲的病情,我承认是当初的医生处理得太急了,但你也是学医的,你该知道,急症一般的处理手段。我们不能等结果出了再对病人用药吧?”
我长长的吸了口气,认真的说:“你这么说,那我无话可说!但有些话明知说了没用,却仍然不能不说,你就当我是发劳骚吧。”
王医生礼貌的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通过这两天的接触,我看得出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!好,有什么话尽管说,我一定会用来警惕自己!”
“太抬举却不敢当,你就权当是疯言狂语吧!”我吐了口气,说:“你不用动不动搬那些这些规定或制度说事,包括法律——就连《宪法》也是在不停的修改完善中,不是么?我要说的,是最简单的道理,也就是:律己。你自己都管不好自己,外来的制度又怎么起得了作用?!你说医生有医生的难处。那请问一句:医生该有什么难处才是真的难处?我告诉你吧,做一个医生最难的就是:怎么才能减轻病人的痛苦,将病魔驱逐出病人的身体。这点,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想,但是你们却没有一个做得到!为什么?因为你们弄不清自己的位置!你们是医生,是谁给你的荣誉?是你们自己?不是的!这荣誉不是因为你是个医生,而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