烬生

第1章 走出去



  年轻的我还曾以为精通所有生存游戏,通读过荒野求生全集就能理所当然的明白什么是末世求生。然而它就像那骤然掷入高空的钢弦,突兀的横亘在那,让你注目仰望,携带着电闪雷鸣,外加狂风骤雨,披头砸脸让你无处可躲。
  

  好吧,其实今天已经是被困在房间的第15天了,最坚韧的大桶水也已经在天亮的时候刚刚牺牲殆尽了,它光荣的矗立在最后一半面包的旁边,仿佛在说是时候去外面看看了,趁着现在你还有力气,趁着光明还在人间。


  对,我是向百里,旁边这个大傻子是何逵,我28岁,他才24,我180,他娘的191,我比他帅点,他比我壮,我俩是室友,一块住了3年了...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俩决定现在离开这间屋子,去外面找找吃的喝的,当然,如果我俩回不来了,那这就是我俩的遗书了,对,就是遗书,行吧,就写这些,如果幸存者您看到了它,嗯,我叫向百里,他叫何逵,我不想变成丧尸。2020年3月2号,早上差不多6点多吧。


  向百里把中性笔合上,把纸递给左手边的何逵“阿逵,你看看吧,我只能写这么多了,你再写点?”,何逵从床边站起来,把挂在窗户上的厚毛毯重新拉了下来,房间立刻恢复了昏暗,“不看了百里哥,面包还有半个,咱一人一半”,说着何逵就从小桌上拿起剩一半的面包,扯开一半递了过来,“行”,向百里双手接过面包,俩人默默吃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面包太凉的原因,向百里估摸着吃了有十几分钟。


  “阿逵,咱收拾收拾吧,好了就出去”,向百里把‘遗书’贴在了门后面,粘了几道宽胶带,拿起背了两年多的旅行包,开始清点里面的东西,“两根10米装的网线,两个脉动空瓶,两个空的背包,阿逵还有补充的吗”,“没了百里哥”,“嗯,我先帮你穿上”,向百里让何逵站好,把提前剪好的硬纸壳慢慢的用胶带和网线箍在了何逵身上,“你动一动,看看会不会严重影响行动”,何逵半蹲了几下,“没事,我给你弄百里哥”,兹拉兹拉,扯胶带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,带着一股潮潮的味道,混在油腻腻的黑暗中,填满了两人紧绷的脑袋。

  “阿逵你背着包,拿着那个炒锅,想着把枕巾包在脚上系结实,用布条多缠几圈”,向百里把厨房的刀柄缠上了几圈布条同时向何逵说道,何逵递给向百里一个放心的眼神,弯腰紧了紧已经系好的布条,“收拾好了百里哥”,“行,那我再说一下计划,阿逵你来看”,向百里在桌子上展开一张A4纸,上面草草的画着几根几何线条。

  “距离咱最近的超市有两处,你看这个,出楼门口往左走直线大约100米的便利店,我经常买烟的地方,稍微小点,这个则是往右走,在小区门口一家大点的生活超市,东西比较齐全,但是我感觉我们先去小便利店,危险性会小一点,主要也是看看外面到底是处于什么情况,

  我在前面走,你跟在后面,慢慢走,我们这个单元一共7层,我俩这是7层开放式阁楼,就我们这一户,下面每层有3户,我们慢慢的下楼,先不要惊动下面的丧尸,看看每层的门有没有关着,如果都关着,我们先去下楼去便利店手收集东西,然后抓紧回来,记得有木板啥的也都带着,要是下面的住户有开着门的我们不要轻举妄动,你看楼梯口,我去关门,记得一定不要弄出大的响动”,

  何逵默默的点了点头,双手用力的握了握手中的炒锅,“阿逵,咱俩都不要怕,前些天天天听到它们恶心的声音,这些天动静几乎没有了,小区内都没有响声了,昨天我透过窗户观察了一天,没有看见一只在路上行走的丧尸,只要我们小心行事,肯定能安全回来的”,“嗯”,何逵眼神中透着一股拼了的狠劲。

  向百里没有再说话,沉默着把从衣服上扯下的布条一圈圈的缠在手掌上,再用一根不长的网线一端系在右手腕上,一端结实的绑在那把平时切肉都有些费劲了的菜刀上,左手拿起准备好的水果刀,看了一眼何逵,

  何逵显然已经缠好了布条,起身走到门口,先是看了眼贴好的遗书,侧开身子,右手握着炒锅,左手把钥匙插到钥匙孔中,扭了两下,松开手攥了

阅读全文